新華社北京12月31日電(劉東峰、沈基飛、胥金章)成立10年來,解放軍疾病預防控制中心——這個特殊的紅十字方陣,在應對重大疫情、突發性公共衛生事件、搶險救災等任務中戰績赫赫,被譽為疾病預防控制專業力量中的一支“國家級突擊隊”,為共和國生物安全擎起藍色盾牌。
      (一)
      2003年,總後衛生防疫隊、總後衛生部衛勤研究室、解放軍醫學圖書館等單位轉隸軍事醫學科學院,並依托軍事醫學科學院組建解放軍疾病預防控制中心。
      “我們沒有‘演習’,入場就聽到‘衝鋒號’,只能邊打仗邊挖戰壕、邊衝鋒邊造槍炮!”中心主任、中國科學院院士賀福初介紹說,過去,軍事醫學科學院的疾控工作並不顯山露水,現在後臺變前臺,領銜牽引國家、軍隊層面疾病預防控制的戰略、戰役、戰術“三駕馬車”。
      2003年春,非典疫情肆虐,中心專家力排眾議,在國內首次確認非典元凶為冠狀病毒,迅速完成4株冠狀病毒的全基因組測序,率先研製出“免疫熒光法”快速診斷技術,研製出對SARS病毒有顯著抑製作用的干擾素,編寫出版首部《SARS——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徵》專著,並派出273名醫護人員奔赴小湯山醫院,直接參与非典患者救治任務,為全國成功戰勝非典疫情發揮了重要作用。
      緊接著,又一場考驗不期而至。2003年秋,齊齊哈爾市發生日本遺留化學武器泄漏事故。接到命令後,中心迅速派出專家組趕赴現場,不到3小時就確認是芥子氣中毒,及時指導當地醫院確定救治方案,創造了國際同類救治的奇跡。
      2009年4月,北美地區拉響甲流疫情大流行警報。中心專家很快研製出5種運用不同方法檢測病毒的試劑,又在全世界首創了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、適用於特殊人群的“磷酸奧司他韋”顆粒劑。9月底,中心作為唯一指定單位,圓滿完成國家1300萬人份甲型H1N1流感防治藥物的儲備任務;10月中旬,又向國家儲備機構無償捐獻5萬人份防治藥物,嚴密構築了檢測確認、高效救治、衛生防護三道防線。
      2013年4月,針對長三角地區出現的“H7N9禽流感疫情”,中心又拿出了新藥帕拉米韋註射液。
      (二)
      “與疫情作鬥爭,沒有亞軍只有冠軍。”說起病毒,賀福初用“只能它死,必須我活”來形容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的嚴酷性。
      記者在中心採訪時,翻開記錄近年來中心參與搶險救災和疾病防控工作活動的影集,看到一個個捨生忘死的拼搏身影——
      2008年汶川抗震救災中,中心先後派出7批共186人的防疫分隊,奔赴災情最重的映秀地區開展災後防疫調研和指導工作。
      玉樹地震發生後,中心29名專家飛赴現場開展水源水質監測,深入鄉鎮調查,先後提交16項工作建議,為指揮部提供了防疫決策依據。
      四川蘆山地震,中心專家再顯身手,扼住疫情咽喉……
      海地,一個遠在南美洲的加勒比海國家發生地震。一聲令下,中心衛生防疫專家組飛赴震後滿目瘡痍的太子港,防疫消殺面積達5.1萬平方米,發放防疫防病知識宣傳材料7800餘份,還承擔了培訓當地醫療防疫工作志願者的任務,給異國災區留下了一支“不走的防疫隊”。
      (三)
      “我們常說‘讓有作為者有地位’,現在我們要說‘有地位者要有作為’。”中心政委高福鎖告訴記者,作為解放軍最高疾控機構和國家戰略疾控力量,沒有實打實的硬功夫,在大難大災面前“掉鏈子”,就愧對自己的擔當!
      2009年9月,某高校發生甲流疫情,一時間流言四起。中心17名專家迅速趕到現場,在短短兩天時間內完成了對數百人的大規模疾病流行排查。經過17個晝夜的連續奮戰,成功控制住疫情。
      2012年初,境外媒體報道河北某醫院武警戴口罩站崗,疑為當地出現SARS疫情。第二天,原衛生部就澄清事實,公佈所謂“疫情”是腺病毒引起的呼吸道感染,及時消除了群眾的焦慮。鮮有人知,連夜實施檢驗、調查真相的正是中心專家。
      常言道,流言止於智者,但是“智”從何來?中心領導告訴記者,作為國家級疾控權威機構,關鍵時刻必須要有“一錘定音”的本領,沒能力“定音”,老百姓就難“定心”。
      10年來,中心開創了科研與疾控“一元化領導、一體化運行”的組織管理體制,引領科研團隊向戰鬥團隊轉型發展,技術水平和實戰經驗不斷提高,成功處置人禽流感、腺病毒、水痘等疫情百餘起,戰勝烈性傳染病病毒十餘種,在國家和軍隊公共衛生體系中發揮了不可替代的重大作用。  (原標題:擎起生物安全藍色盾牌—記解放軍疾病預防控制中心)
創作者介紹

外牆防水

in35innmr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